[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483: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bbcode.php on line 112: preg_replace(): The /e modifier is no longer supported, use preg_replace_callback instead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2: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4: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5: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phpBB Debug] PHP Warning: in file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 on line 4756: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ROOT]/includes/functions.php:3887)
nerazgadano.info • View topic - 魏特琳日记1938年 (十二月) (1 - 7)- nerazgadano.info

魏特琳日记1938年 (十二月) (1 - 7)

魏特琳日记1938年 (十二月) (1 - 7)

Postby creaders » Fri Sep 05, 2014 7:44 pm



1938年(十)(1)-(7)
——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1)——

12月1日,星期四中午12时30分,110多位客人在我们的中央楼会客厅出席了一个自助式午餐会,庆祝国际救济委员会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于1938年成立,其前身为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

成立一周年,这一天也是米尔斯先生的生日。我们都希望拉贝先生也能参加,但可惜他现在在英国。3个大使馆的秘书和日本大使馆的警察负责人及宪兵代表小野先生也出席了这次午餐会,我认识小野先生。幼儿园的孩子们为委员会、也为米尔斯先生唱了一首非常优美的生日祝福歌。之后,我们走出大厅去观看种植纪念树,并合影留念。然后,去参观学习家政的妇女们精心准备的展览。林弥励为此做了充分的准备。很多展品将被保留在展览厅里。

接着,敬德学校、明德职业学校和圣经师资培训学校的特别妇女培训班的女学生们也来了。

纪念树是漂亮的雪松,这些树被种在艺术楼大门的东侧和北侧。我们或许会在附近再种一棵小一点的树,以纪念我们的难民营。

12月2日,星期五下面这件事或许是谣言,但也可能是真的:在过去3天,在南京召开了全国人民会议。会议期间,以个人名义出席者,每人每天可以得到1美元,作为省代表出席者,则可以得到50美元。这都是临时政府的所作所为。我的同事说,她曾和一位护士交谈过,这位护士参加了3天的会议,得到了3美元。

今天骑自行车去了外国人公墓。当地的农民说,清凉山上有士兵,但是,很少见他们下来。

穷人们正在山上拾柴火,主要是树枝和竹子。

大使馆的史密斯先生走了,可能是工作调动了。我们希望他能回来,因为他对我们很友好。

一年前的今天早上,吴博士和埃尔茜离开了南京,同一天,我和陈先生忙于张贴告示,悬挂美国国旗。

12月3日,星期六天气仍然晴朗。我早上写了实验班的讲义,下午要带高二的学生去伊娃·麦卡伦家,她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小宴会。由9位姑娘组成的这个班真是太好了,她们中有1人来自明德中学、2人来自汇文中学、2人来自南京的女子中学、有1人来自第一中学、另2人来自常州。

同往常一样,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举行完球赛后,人们去福斯特家喝茶,但我没有去。

晚上,我去安娜家吃晚饭,米尔斯和盖尔博士也在那里。安娜刚从汉口回来,她说,我们不了解那里的情况。但是,在经历了这一年之后,我觉得我可以想象得出一个城市被占领后会是什么样子。

最近没有飞机活动,当然也就没有轰炸。

12月4日,星期天今天在南山公寓举行了一次英文礼拜,有40多人参加,其中包括一位日本人、3位大使馆官员以及莫兰德夫妇。

高二的学生负责今晚7时的礼拜,她们干得不错。一位学生主持了仪式。之后,她们朗诵了赞美诗,并唱了一首歌曲,还有4个人发表了简短的演讲。让她们以这种方式承担一些责任是有益的。

12月5日,星期一我现在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据说,南京出现了许多新的军队,但我在附近却从未见过。

显然是来了什么高级军官,因为城内常常戒严,任何人不得外出。

我们在校园内面对的问题是:煤仍然无法用来烧开水。我们就是无法点燃这些从芜湖运来的煤。真不知道如何洗澡。

今晚,程夫人和我都在福斯特家里,此外,还有索恩夫妇、麦卡伦夫妇、安娜和米里亚姆·纳尔(MiriamNull)夫人。

12月6日,星期二我一整天都在写信,这些信本应该是上星期写的。似乎我总不能及时回信,除非这些信被一抢而光,否则,我永远也回不完。

下午,凯瑟琳骑马,我和哈丽雅特骑自行车,一起去古林寺。在那里,我们遇上了一位年轻的僧侣,他说,现在寺里共住着7位僧侣。去年12月,许多僧侣和中国警察在古林寺的院子里被杀害了。

晚上召开了一次委员会会议,为迎接圣诞节做准备。我们将简单地度过这一节日,但是,对孩子们要特殊照顾。

今晚月光皎洁,又会有很多飞机飞往西线进行狂轰滥炸了。这一切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有人说要5年,有人说要10年。

12月7日,星期三天气依旧晴朗,已经有好几个星期没下过雨了。

莉莲斯·贝茨今天从上海回到南京,并为别人捎带回很多东西。从上海往南京运东西仍然很困难,我们还得依靠军舰。已在长江上游弋了16个月的美国军舰“吕宋号”,现在停靠在下关,即将开往上海。简直想象不出舰上的官兵将如何庆祝!中午在南山公寓举行了午宴,出席的有英国使馆的普赖西斯、长老会的阿博特斯(Abbotts)以及洛伊丝·艾丽。

陈裕华一处住宅的佣人,下午来求我们写一封信,以阻止日本人来占据这处房产。因为,裕华有一位叔父在城里,我们便建议这位佣人把玉华的叔父找来,和我们一起商量此事。

今晚月光依旧很好,我们却无心欣赏。

12月8日,星期四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

早上我们得知,从昨晚11时到今日凌晨3时,有7人被日方逮捕了,其中有6人是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已经被抓过一次的马先生这次又被逮捕了。似乎没有人知道原因。到今天晚上,有一人被释放了。米尔斯和索恩自然很焦急。下午6时,我们见到了那位被释放的农民,他说,他们曾得到保证,今晚不会被伤害,而且,安村牧师安村为日本浸信会牧师。将尽全力帮助他们。我想类似的威胁将不断增多,直到所有有尊严的人全部离开南京——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2)——

今天,日军在南京西郊进行了狂轰滥炸,哈丽雅特和我认为,是日军在轰炸游击队员,以此威胁人们,不要试图采取行动纪念12月13日——南京陷落一周年的日子。中国人已经听到了传言,说中国飞机轰炸了长江上的日本军舰。

下午,凯瑟琳、洛伊丝和我一起去海尔·莫兰德夫人家,凯瑟琳骑马,我和洛伊丝骑自行车。天气晴朗。古林寺北面的树都被砍倒了,但树没有倒在寺院里,还有人在挖树根。农民们都忙于收割庄稼,女人们在拣柴火准备过冬。清洁工们忙着在光秃秃的山上清除垃圾。

今天听说益顺华(音译)商场的经理在新政府中担任了一个职务——人民会议的主席,每月工资为200美元。这人也是鼓楼教堂的工作人员之一。

今天早上,我给全国基督教委员会寄出了一张150美元的支票,这是我们教工和实验科捐给西部救济工作的一笔钱。他们还募集了大约100美元,捐给本地专为跛足儿童开设的市残疾儿童之家的孩子们。

一年前的这个下午,我们接收了第一批难民。

12月9日,星期五起风了,天很冷。

今天,城市上空不断飞过编队的飞机。谣言漫天飞。一位工人告诉我,广东和汉口已被中国收复了。

下午5时。我去了国际救济委员会总部。被抓的5人还没回来,但很有希望被释放。昨天,几位外国人去了市政府的几个部门,但是,也没问出他们被捕的原因。几个中国官员坦率地说,命令来自“上级”,他们不得不执行。“新中国”似乎并不像《读卖新闻》所报道的那样,享有充分的自由。

晚上8时30分。灯光开始闪烁不定,两个日本士兵来到学校,要求我们必须用黑布把路灯遮起来。他们说,城市里所有的灯都要被遮起来。很明显,他们是害怕空袭。

南希·弗赖伊(NancyFry)从牯岭寄来了一封有趣的信,据她说,那里的米价是每担27美元,煤每吨要120美元,而肉则几乎买不到。许多中国人因为缺乏食物而被迫逃到农村。

去年的这个时候,炮声震撼了整个城市,一想起那段日子,我就不寒而栗。

12月10日,星期六今天,我能听到清晰的轰炸声。这使我痛苦地回想起一年前大炮轰鸣的情景。似乎没有人知道是在轰炸哪里。

实验班的图书馆今天开馆了。一个要养活14口人的图书管理员来恳求我们给他一份工作,我们让他做钟点工,似乎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似乎对这一工作很满意,上午10时,他就把图书馆整理得井井有条。我们的问题是缺乏报纸和杂志。我们决定订两份南京的日报,觉得这样我们便有充分的理由从上海订一份中文报纸。如果我们能订到的话,这份报纸将以我的名义订。

神学院刚刚结束了一个系列讲座,这个利用6个周六下午举行的讲座是为基督徒开设的。纳尔作了关于宗教教育的系列讲座,吉什夫人也去了。他们打算下个学期也开设类似的讲座。

今天教室里坐满了人。

我今晚为初一的女孩子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晚会。我们在10张或11张桌子上做了不同的游戏。可怜的孩子们,她们是多么渴望快乐和正常的生活啊!家庭手工学校的学生们烹制了点心。

12月11日,星期天斯图尔德博士昨天下午到达南京,他的夫人仍在美国,而他将留在南京。为了更好地学汉语,他想找一个中国家庭居住。

一个来自维也纳的犹太人(他和他的夫人都是医生)正在盖尔博士家,他们将要去芜湖总医院工作,因为布朗医生现在回不去。

刚刚点着了书房里的取暖炉,这是学校里第一只可以使用的取暖炉。

今晚心情十分沉重,因为,我想起了一年前的这个晚上,那时,中国士兵被他们的指挥官所抛弃,像老鼠一样被日本人杀戮。整个晚上,他们四处丢弃军装,寻找老百姓的衣服,在随后的几天中,不知有多少可怜的士兵被屠杀。

高一的学生负责了今晚的礼拜,她们做得不错,既安排节目,又主持仪式,完全负起了责任。4个女孩子发表了讲话,其中一个讲述了埃斯特的故事以及她是如何拯救她的人民的。

盖尔博士正在从牯岭来南京的路上。

今晚,我们的飞机空袭南京,防空警报响了两次,我们把所有的灯都遮起来了。

听,你们可以听到校外马路上骑兵的马蹄声。12月13日越来越近了,日本人也越来越不安。

12月12日,星期一早上8时刚过,6架重型轰炸机从我们校园上空掠过,向西北方向飞去,不久,又有6架飞机编队飞向西南。不到一小时,至少其中的一半返航回来了,显然,这些飞机是去轰炸不远处的村庄的。

来自维也纳的德国犹太人萨默弗雷兹(Summerfreunds)医生和他同为医生的夫人,今天和我们一起吃了午饭,他们将在南京稍做停留,然后去芜湖医院任职。和其他许多人一起,他们不得不离开奥地利。在他们心目中,德国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

斯图尔德博士今天下午来了,他说,校方的政策是在学校里保留两名外籍教师,因此,如果里格斯先生不去西部的话,他就只好去了。他现在很希望能有一名汉语老师,他也很希望能住在一个中国家庭里,最好是他的老师家里——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3)——

机密我们今晚心里很难受,一年前,我们面临的是步枪和其他武器的威胁,而现在,我们则面对着阴谋诡计的威胁。似乎国际救济委员会即将被解散,委员会的成员也将被迫离开南京。很长时间以来,委员会便被怀疑从事了救济以外的工作。无论如何解释也无法消除这种怀疑。督办(市长)已经习惯了被当枪使,但我们都知道,真正下命令的是日本军方。

国际救济委员会被抓的6人还被关押着。学校里只有J·陈先生和我知道此事。我真诚地祈祷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委员会能够继续发挥作用。

一年前的情形依然历历在目。我们不停地救助他们,却又不得不让他们忍受其他苦难。然而,我有一种感觉,最困难的日子还在后面。

晚上下起了雨,但天并不冷。我一直想写几封圣诞节的祝福信,但总是无法动笔,或许明天我可以写了。

12月13日,星期二今天天气阴沉,令人压抑。

机密一大早就得知解散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命令将被正式执行,委员会成员也被命令离开南京。我派了一个信使去米尔斯家,建议他到办公室等待执行命令的人,这一命令是由第4区警察的头儿和内政部的代表来执行的。真正的原因还不得而知,有人说,这是因为日本人反对由斯迈思所做的关于战争破坏及损失的调查,以及贝茨对鸦片和海洛因问题所做的调查。其他人则说,有些中国人因为不能进入委员会而对这一组织产生了嫉恨。有一些中国人认为,外国人应该坚持自己的权利,拒绝解散。我真希望程夫人和大王当初能进入委员会的顾问团,因为,他们的判断总是正确的。

早上,我们一直在考虑是否应该检查一下图书馆里的书,把所有含有反日言论的图书都藏起来。在北方,人们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而且事实上,他们不得不烧毁很多杂志和书籍。我再次捆扎了我的日记和一些文章,并把它们藏起来。一想起在今后的岁月中我们将要忍受的生活,我的心就十分沉重。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大约二十名高一的女孩子今晚进行了斋戒,她们说,她们这样做是为了中国的穷人们。我想我辜负了她们,我们是不是本应该举行一次特殊的祈祷,以此纪念在一年前的今天被杀害的成千上万的人呢?但是,我们不愿向初中的女孩子流露自己的感情,因为,这很难控制她们的感情。而且,其中有一些女孩子的父亲就在新政府中任职,我不知道她们的态度到底如何,也不知道她们的忠诚程度。

今天早上,在教堂进行的祈祷仪式上,我们向在菊花竞赛中的获胜者颁发了13美元的奖金,有9名学生获得了奖励。另一笔同等数量的钱被存入了我们的救济基金。这一祈祷仪式有很高的道德价值,我们几个月来的训练成果开始在她们身上显现,但她们在善于思考和大公无私方面,离我们的期望还差得很远。

今天城里举行了庆祝仪式,以纪念占领南京一周年。天啊!这是多么悲惨的陷落啊!12月14日,星期三福斯特先生今天回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纽约市立大学历史系的兰德曼(Landman)博士。

福斯特先生只在这里停留一天。今晚,我、哈丽雅特、凯瑟琳和福斯特与兰德曼一起共进了晚餐。兰德曼预言日本将赢得这场战争,但他们将签订一个能赢得中国人友谊的协定,而最终白种人将被赶出东方。

古尔特先生和凯普伦医生今晚来了,他们要去芜湖和合肥。古尔特先生急于回到他的岗位,开始救济计划。他非常赞赏我们在校园里的工作,并认为我们工作的方向是正确的。凯普伦已经从合肥得到了通行证,因此,他可以毫不困难地进入该市。

下午,实验班的各班级之间进行了室内(软球)棒球赛。她们对此很积极,虽然她们并没有学多少次,但是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李先生和凯瑟琳是她们的指导老师。

早上,在例行祷告之后,我们又为国际救济委员会进行了一次特殊的祈祷,听说委员会主席米尔斯先生已经拒绝了解散委员会的命令。还不知道傀儡政府为何作出这一决定,或许有很多原因,至少有仇恨和个人恩怨的因素。

伊娃的老厨师董嫂子今天来找我。她刚从合肥东部的农村回来,她说,虽然日本士兵很凶残,但是,当地的土匪更可恶,如果他们知道谁家有积蓄,他们就会劫持、折磨甚至烧死这家的人,以抢劫财物。

一位试图保护国家科学协会财产的老难民来告诉我,他昨晚被当地的抢劫者毒打了一顿,他们还抢走了他的床具,并威胁今晚要烧死他。好像一切邪恶势力全冒了出来,而日本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

听说盖尔夫人回来了,能见到她真是太好了,她已经与盖尔博士分别13个月了。

12月15日,星期四一个士兵今天早上独自来到学校,他不会说英语,只会说一个汉语的词:“难民”,而我则只会说一个日语的词:“教会学校”。我带他在学校四处转了转,然后送他到前面去。我觉得带他们四处走走有好处,这样可以消除他们的疑心。

关于国际救济委员会是否解散的问题似乎已经解决了,我们对此很高兴。一位日军高级军官建议南京市长取消解散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命令。恐怕市长因为此事丢了面子,以后会找我们的麻烦。庆祝国际救济委员会成立一周年的宴会大概是引起这次事件的原因之一,私人恩怨也是一个原因。我们慢慢会知道真正的原因的——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4)——

今晚,哈丽雅特、凯瑟琳和我举行了一个晚餐会,参加的有4位男性:福斯特、威尔逊、库泊尔和切普。我们一起玩了“拣木棍”和“换音造字”游戏。

上海美国学校的一些孩子们今天来此度假。

城里还没有通电话。我们还要靠炮舰运送物资,恐怕他们会对此感到厌倦。在这里,大学医院负责处理这些物资;在上海,联合医药公司负责此事。

12月16日,星期五一年前的这个晚上,也是星期五原文有误,1937年12月16日应是星期四。,我们正惶恐不安地站在前门口。有12个年轻难民被带出了学校,而我们却一无所知。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晚上。

现在是晚上10时30分,我和凯瑟琳刚从麦卡伦家开完教会会议回来。街上当然没有路灯,也空无一人。我们发誓今后绝不在这样的晚上外出了。在会上,我们一致通过了几项决定。参加会议的除了福音传教工作者外,还有两位医生和一些教育工作者。我们都同意以下几点:1考虑到目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要设立一些基金,用于实施福音传教计划的人员、物资及教会教育项目的开支。

2这些基金还应该用于勤工俭学和恢复计划。

3应向我们这里派出新的传教士。

似乎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困难正在逐渐被解决,很多误解也正在逐渐消除。委员会可以吸收一位中国人和一位日本人,但他们不能有政治偏见,也不能是军事组织的成员。那6位工作人员还被关在监狱里。安村牧师在解决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困难时帮了很大的忙。

今天为德拉蒙德先生举行了一次纪念祈祷仪式,仪式进行了长达3小时。

南京教会理事会的秘书今天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在一次大会上讲话,这次会议将于12月26日举行,大约有1000人出席。我觉得我不善于讲话,便谢绝了这一邀请,但答应为南京教会理事会主持祈祷仪式,我很乐意主持这一仪式。

12月17日,星期六一年前的今天,我们经历了最恐怖的一天。晚上9时,在实验学校的小起居室里,我们14人聚集在一起进行了祈祷。陈先生朗诵了第91首和第121首赞美诗,以及《罗马书》第8章中的一段。然后,我们做了一系列的祷告:感谢上帝在过去的一年中对我们的保护;为日本的领导人祈祷,为日本的基督徒祈祷。

城里的形势还是很糟。有些地区的人家晚上会被搜查,有时还会被抢走一些东西。没有人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

中午去沈牧师家吃午饭,他家离估衣廊教堂很近。盖尔夫妇、另外两位中国神父和他们的夫人们也在那里。中午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席间大家非常融洽,1927年以来彼此间出现的误解现在已不复存在了。

走在中山路上令人心痛,到处可以看到日本士兵,让人明显地感到这里是他们的天下。

今天,在我们的田径场上举行了一次盛大的聚会,从上海来的美国孩子们——约翰、宾德希·丹尼尔斯(BindsyDaniels)、尼尔(Niel)、乔伊斯·布雷迪(JoyceBrady)、安吉·米尔斯(AngieMills)、哈兰(Harland)和罗伯特·麦卡伦(RobertMcCallum)都在场,另外还有5条狗。游戏很好玩,但旅游者注重的是观光,安迪·罗伊(AndyRoy)和卢瑟·塔奇尔(LutherTucher)及东京的鲍尔斯(Bowles)博士也是这里的旅游者。显然,现在比过去更容易得到通行证。

为了纪念今天,程夫人邀请哈丽雅特、凯瑟琳和我与她的家人一起吃了一顿“菊花”晚宴。

这是一次非正式的友好聚会。我们不会忘记去年所吃的简单的大豆饭。朴师傅也给我送来了一篮子甜橘,我怎么也推辞不掉,他执意要送给我,尽管这些橘子花了他月工资的1/8。

12月18日,星期天天很冷,下了雨,还刮起了风,令人感到不舒服。那些身处战区的人们真让人同情,他们没有衣服,没有家,也没有食物。我在起居室里生起了火,舒服多了。

中午,我请了5位学生与我在一起。接着,又在我的书房和她们进行了讨论。在宿舍里,我请了63名初一的学生和7名高一的学生。我希望高一的学生能在维护纪律方面承担更多的责任,但看得出来,她们并不愿意这样做。

安迪今天在南山公寓的英文礼拜上进行了布道。从东京来的鲍尔斯博士也在场,另外还有两位日本神父。肯定有40多人参加了礼拜。

今晚8时,鲍尔斯博士要在米尔斯家发表一个非正式讲话,我们也被邀请参加。但由于没有汽车,我们不打算去,因为,我们觉得在晚上10时独自回家既不明智,也不安全。很遗憾放弃这个机会,因为,我很想了解日本人的思想,尤其是日本基督徒的思想。

12月19日,星期一今天天气很差,大风和雨到傍晚转成了冰粒。这种天气,让人们为那些穷人和士兵而感到心痛。

早上做完祷告后,我们5人委员会讨论了过圣诞节的问题。要知道,我们已经给西部寄去了150美元以救济难民。我们打算再花100美元帮助南京的穷人。我们将给市残疾儿童之家的穷人每人20美分,那里一共有60~70位穷人,这些钱可以让他们多买一些食品过圣诞节。我们还将寄一些衣服给那些最需要的人们。星期六早上,一位学生代表将和林小姐一起把东西送去。圣诞节下午,林小姐和各班的学生代表将一起举行一次祈祷——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5)——

机密似乎南京市的官员将释放仍在狱中的国际救济委员会的成员,同时,还要想办法保住自己的面子,他们将会这样做。日本人已经要求释放他们,但中国官员正在考虑怎样做。看看他们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将是件有趣的事。

12月20日,星期二又是一个寒冷的雨天,在这种天气里,很容易使人忧心忡忡地念及他人的处境。程夫人正在默默地计算实验班的学生中有多少人缺少被褥和衣服。罗小姐已经回到南京,现在住在邻里中心。她正在关心附近邻里们的需要。有一些妇女还没有足够的被褥,她负责督促她们一起缝制被褥。她还和附近的十来个女孩子在一起,她们每周有3个下午上她的课。邻里学校现在大概有130名孩子,其实,这所学校已被分为两所半日制学校。

国际救济委员会的困难正在被解决,但被抓的人还没有获释。

今晚,凯瑟琳、哈丽雅特、威尔逊和我一起去英国大使馆赴宴,他们派了一辆车来,否则我们是不会去的。一到晚上,大街上便空无一人。普赖西斯是那里的首席代表,他是一位年轻的领事。我们美国大使馆的领事也很年轻。

12月21日,星期三天很冷,又没有太阳。安迪中午来实验学校吃中餐,此外还有程夫人、哈丽雅特、陈先生和凯瑟琳。安迪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去西部,先去成都,再去重庆。他将和西部的学生们一起工作。很高兴他能去那里,真希望我也能去,但在这里工作我也很高兴。

在今天下午的插花课上,凯瑟琳教学生如何制作圣诞花环、花束以及如何装饰圣诞树。下周六,这些学生将教其他学生。

早上,王先生和我一起翻译了12月24、25日的活动安排,还要再加一张纸。

昨天下午,老邵回了一次家,他的家在古林寺西面的农村,给我带回很多枝非常美丽的腊梅,这些花你们曾经见过。今天,我写了很多短信给南京的朋友作为圣诞节的贺卡。我记得很清楚,去年此时,我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出去,回来时心惊肉跳,路两边全是尸体。

今天的报纸上没有对西部战斗的报道。

12月22日,星期四看来,我们在花园举行圣诞庆典的计划要取消了,因为天气依然阴郁而寒冷。早上出了一会儿太阳,但很快又被云彩遮住了。几乎没有飞机活动。

哈丽雅特和我在莫兰德夫妇家吃了午餐,莫兰德和普赖斯夫人是南京市那个地区仅有的两位外国女性。今天,英国长江舰队的司令抵达国际出口公司的码头,那里的人们为他举行了欢迎活动,但去那里的人们必须带毯子,因为,他们要呆一夜。深夜呆在城外是不明智的,而且也不安全。

我们忙于圣诞节的准备工作。似乎南京城里只有我们有圣诞树,我们打算给每个教堂的牧师们送一棵圣诞红,因为,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们非常慷慨地帮助了我们。

现在已能收到当天的《字林西报》了。今天的报纸上没有一条关于战争形势的新闻,有很多则是关于美国和英国向中国提供贷款的消息,还有许多有关捕鱼权纠纷的报道。我多么希望能到西部去做出我的一点贡献!12月23日,星期五一整天我都在辛苦而繁杂的工作中度过,既要想让各个环节互不干扰,又要让各组的人们了解情况,这很不容易。今天傍晚,我们进行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圣诞庆典的彩排。各组的人们都忙着各自排练节目,大多数人都急于了解其他节目。你经常可以听到孩子们在练习演唱《乘舢板而去》(AWAYINAMANGER)。

12月24日,星期六今天放假一天,做准备工作。早上8时~10时,学生们打扫房间,勤工俭学的学生们负责打扫食堂和教室。从10时开始,各组的人开始装饰圣诞树和他们的活动室。我们一共把10棵圣诞树放在盆里或桶里送到各个宿舍,包括邻里学校和幼儿园。还没有时间四处转转,以便看看装饰工作完成的情况。

今晚的庆祝活动从6时30分进行到7时30分,由于排练过一次,所以说演出还是成功的。许多组的人都参加了庆祝演出,而且每个人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角色,这一点是比较好的。演出是在大教堂进行的,节目单如下:赞美诗:《来吧!你们这些忠实的人》高一和高二学生约言书:《以赛亚书》Y·T·王先生赞美诗:《来吧,来吧!伊曼纽尔》天使唱诗班预言书:《马太福音》杨牧师经文:《路加福音》初三学生庆典:《玛丽和约瑟夫来到城里》(杨,科学楼的看门人扮演了约瑟夫,一个穷困的女孩扮演了玛丽)赞美诗:《小镇伯利恒》家庭手工学校的妇女们经文:《路加福音》初三学生庆典:圣家庭出现在琼的门口,并由甬道从教堂后面走上来赞美诗:《圣夜》天使唱诗班经文:《路加福音》(牧羊人的故事)家庭手工学校的妇女们赞美诗:《白衣牧羊人放牧羊群》初二学生庆典:牧羊人入场并拜神(职员们的儿子和两个信教的佣人)经文:《马太福音》(智者的故事)初一A班学生庆典:三位智者入场,并唱着《我们三个东方的国王》赞美诗:《第一个圣诞节》初一B班的学生庆典:幼儿园的孩子们到较低的舞台上拿出他们的礼物,还唱着《乘舢板而去》大合唱:《世界的欢乐》清点孩子们的礼物,总价值245美元,还有10多盒衣物及其他物品——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6)——

此时,孩子们四处发放礼物,然后就出去了。

只有几位来宾参加庆典,因为,我们没有邀请太多的人。人们晚上外出既不容易,也不明智。

今晚,我们劝阻了要在校园演唱圣诞颂歌的人们,因为,我们担心引起别人注意。我想女孩子们对此有些不满,但如果她们受到惊吓的话,那感觉将更不好。

天啊!我没有意识到她们发自内心的唱圣诞颂歌的愿望是那么强烈。大约在晚上10时,我听到和我住在一个宿舍的女孩子们起床,然后听到她们出宿舍的声音。当我及时赶到并告诉她们,不许她们晚上在校园里乱跑乱唱后,她们回去睡觉了,以便第二天早起。负责另一幢宿舍楼的周夫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没有听到楼里的女孩子们出去,结果,这些女孩子跑到校园的各处唱颂歌。

12月25日,星期天今天是圣诞节。天气阴沉,但没有下雨。一整天都安排了活动,好在已经制定了计划,各组的人各负其责。今晚,我只能概述一下今天所发生的事。

早上7时。实验班的学生在南画室集体唱圣诞颂歌。这一活动由我主持,陈先生发表了简短的讲话,程夫人带领大家祈祷,然后,学生们唱了许多她们自己选择的颂歌。她们最喜欢的是用中国调子唱的布利斯·瓦恩茨(BlissWiants)的《圣诞前夜的月亮和星星》。礼堂被一套圣诞画卷、两大束翠绿可爱的竹子以及白色的蜡烛装饰得简朴而别致。

早上7时。家庭手工学校的妇女们在科学楼报告厅聚会,举行祈祷会。

早上8时。吃圣诞面。

上午10时30分。在大教堂做圣诞礼拜。礼拜由沈保萌(音译)主持,肯定有二百八十多人出席。有两个唱诗班,两个班级一班一个。每个唱诗班唱了一首赞美诗,人们对《世界的欢乐》非常熟悉,可以不看歌本了。这是一次很好的祈祷,也是一次很好的布道。

12时30分。我和6个班的代表一起用餐。

下午2时。同一时间有3个祈祷仪式,都是为其他人准备的。

在科学报告厅,有很多附近的妇女在场,而且几乎每位妇女都抱着一个孩子。礼拜由罗小姐主持,杨牧师的妻子做祈祷。家庭手工学校的唱诗班唱了《圣诞赞美诗》。

在邻里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为附近星期天学校的孩子们表演了精彩的节目。我们不得不开放这个学校,让人们进来,观众太多了,总共有280个孩子在场。

下午1时。来自实验班的一组代表和家庭手工学校的一位代表去市残疾儿童之家,为残疾人举行了圣诞庆祝会,她们还带去了50件棉衣和14美元,这些钱被分成20美分一份,让那里的人们多买一些食物。

大约下午3时,3个穿军装的日本人来学校参观,其中一个是医生,有一人曾来过,他很乐意把他的朋友带来。我带他们参观了家政学校,还带他们去了幼儿园。他们的到来把我带回了现实——我们的校园外还有日本人。

下午4时。在南山公寓举行了一次简单而典雅的英文礼拜。洛伊丝·艾丽已经训练了孩子们,他们干得很不错,唱赞美诗,诵读《路加福音》和《马太福音》中的圣诞故事。房间里挤得满满的,有中国人、英国人、德国人和美国人,还有一位日本人,是位牧师(安村)。

晚上7时。校园里举行了6场晚会和祈祷仪式。

在700号楼的起居室里,幼儿园的孩子们举行了一个欢乐的晚会。程夫人和邵小姐向他们分发了礼物,老师则指导他们做游戏。对这些缺衣少食的穷孩子们来说,这是终身难忘的经历。

在中央楼的会客厅,100位贫穷的妇女们分为两组,和她们的老师们一起做游戏。当我站在一边观看时,不禁想起了过去。在这个房间里曾经举行了许多宴会、婚礼和招待会,那时,房间里到处可见身着绫罗绸缎的客人,而现在望去满眼却尽是衣衫褴褛的妇女。

在科学楼大厅,负责校园和楼房的工人们在聚会。杨牧师给他们讲了基督徒的故事,他们得到了礼物:每位1美元和家庭手工学校做的两双袜子、两条毛巾,程夫人送给他们的橘子,我送的糖(这也是家庭手工学校做的),陈先生送的花生。

实验班的学生们分成3组在南山聚会。

12月26日,星期一我昨晚决定——4个月来的第一次决定:我今早将不起床、不吃早饭、不参加祈祷,也不像平时那样去办公室,今天早上我要休息一下。我的确在床上躺到上午10时,却睡不着。早上6时的起床铃声很响,时间又长,接着是女孩子们一起冲向盥洗室的吵闹声,然后,又听到她们在吃饭前唱感恩歌,最后是同样很吵的风琴声。她们已经很久没有接触乐器了,所以有一个女孩子弹个不停,弹的大多是民族乐曲,在最近两周中,人们唱的大多是圣诞颂歌。

下午2时。在新的基督教长老会教堂举行了一次大型聚会,来自各个教堂的唱诗班演唱了赞美诗,几位主教发表了讲话。教堂里拥挤不堪,至少有800人出席。一位日本牧师也在主席台上。我不太想去,因为,我怕会被邀请在主席台就坐——我曾被邀请在这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我认为,在这个时候,让我们这个宗教团体受到怀疑是否明智,我担心以后的统治者会从中看到我们的威信、力量和团结,他们会试图利用这些加强他们自己的力量(听起来很像康斯坦丁时期,是吗?)——

魏特琳日记1938年(十)(7)——

南京教会理事会今早开会研究南京市政府的邀请,当局邀请我们派代表参加一次南京市各宗教团体代表会议。正如我在上面所说的,人们担心这将成为日本人加强其控制的开始。已经有人说,当局企图让我们加入反共产党、反蒋介石的宣传运动中去。在这方面,他们很希望我们这样做。

今晚,大功率探照灯照向夜空。昨晚,宪兵来要求我们遮盖所有的灯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因为,他们害怕空袭。只要城里还有灯光,我们就不想把所有教室的窗户都用帘子遮住。

今晚,我们帮助福斯特做了圣诞鹅,味道特别好。因为,我昨天3顿饭吃的都是中餐,学校里的饭也是如此。

今天收到两封信,要我写文章。既然现在有机会,我真希望能不费力气地把文章写出来,也希望能有时间写作。

12月27日,星期二今天,没有什么真正重要的事情。中午,程夫人和我请人吃了一顿丰盛的中餐,客人们非常喜爱这些食物,吃了很多。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加深……日记原件缺3页。
creaders
 
Posts: 195
Joined: Mon Aug 11, 2014 7:54 pm

Re: 魏特琳日记1938年 (十二月) (1 - 3)

Postby creaders » Fri Sep 05, 2014 7:45 pm

creaders
 
Posts: 195
Joined: Mon Aug 11, 2014 7:54 pm


Return to 中国历史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0 guests

cron
вода в офис

https://best-products.reviews

https://progressive.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