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读这篇博文,就明白什么叫尊严了

要说回国最不舒服的,不是雾霾,不是交通,不是物价……什么都不是,回国最不舒服的是:整个社会充斥着对弱势群体毫不掩饰的鄙视。

探 亲的日子过得很快,毕竟是那片土地熏陶出来的、生活在世界任何角落都无法改变自己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中国人,回国后自己很快适应了国内的喧嚣和躁动,也习惯 了三教九流的寒暄,不过,当看到社会底层毫无尊严地生存在城市狭窄空间的时候,心里仿若打翻了五味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饭 店里,没有一个人尊重端水上菜的服务员,大声吆喝的同时,还伴随着斥责:服务员,没看到吗,茶壶没水了,给茶壶添水啊;服务员,叫你们经理来,这盘菜根本 不是你们说的那样;服务员,这个碗都没洗干净,你们这个饭店怎么回事啊;服务员,180块钱一盘的小龙虾,就这几只啊,是不是被你们偷吃啦……

加油站里,汽车刚到,加油小姐忙不迭地为车主加油,加完油后又忙不迭地帮车主交钱,而车主们视若无物在一旁抽烟,如果加油小姐先服务其他人或者怠慢了车主,车主马上表示了不满并开始呵斥:我是少给了你两个钱了还是怎么了,我的车停在这里你就看不到,为什么先帮他加油呢?

环卫工和保洁工,上班的时候经常是拿着扫帚撮箕跟在路人身后打扫,而那些不文明的路人在扔掉手上多余的废纸烂屑的时候,根本不会正视一下这些环卫工人正可怜巴巴地站在他们身后,一丝不苟、毫无怨言地默默把他们扔下来的垃圾收拾干净。

那 一日和老妈回家,在楼梯洞拐角处,突然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把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一个中年女环卫工人,因为惊吓了咱们,她那张堆着谦卑笑容的脸,让咱 一辈子忘不掉。再看看楼梯上,放着一个塑料饭碗:原来,她正坐在楼梯的一角,吃着从家里带来的一份中餐,那是气温在5度左右的初冬,她们没有时间、更没有 金钱去食堂、饭店去吃一口热乎乎的饭菜。老妈似乎对此现象很习以为常,而咱看到她那份象犯罪后的无所适从,咱心底里有了无名的痛:她曾经也年轻过,也可能 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什么原因,让她变得如此卑微了呢?

当 赵本山因为嘲笑残疾弱势群体在海外受到华人抵制的时候,国人认为海外华人有点“小题大作”,可在海外生活时间长了,和一群对小猫小狗都赋予生命尊重的老外 一起待久了,海外华人对不尊重“弱势群体”这样的小题确实是有点不适应了,或许,这也是咱们回国后有点“水土不适”的病因之一吧。

我有钱、我有权,我就是大爷!

海外华人回国后,为了能够尽快融入上层社会,咱建议您:穿一套商标非常明显的名牌服装,在上衣口袋中露出一张绿色的美钞(一美金美钞也没关系,国人绝大部分都不认识美钞),或者把外国护照露出一角(本土护照效果打折),您没准也装一回大爷了。

阅读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