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quarter of Chinese provinces join $10,000 per capita club

Eight Chinese provinces and municipalities have a per capita income of $10,000 or over, crossing a major threshold in terms of wage increases reports Sina Finance.

Guangdong, one of the most prosperous provinces on China’s eastern coast, grew 7.8 per cent and its per capita GDP surpassed US$10,000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Fujian province’s per capita GDP also crossed that threshold for the first time.

Shanghai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city to have per capita income of US$10,000 in 2008. However, a senior government economist has warned about the wide disparity in national income despite the fact that some provinces are in the process of obtaining developed status.

中国1/4省份进人均1万美元俱乐部

  广东福建人均GDP首次超过1万美元,至此——1/4省份迈入“1万美元俱乐部”

  近日,在国家统计局发布2014年度经济运行数据之后,各地也开始陆续发布“地方版”经济数据。其中令外界瞩目的一项指标是,广东、福建两省的人均GDP(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了1万美元。至此,中国已有8个省区市迈入“人均1万美元俱乐部”的行列。
  在GDP指标越来越被淡化的今天,应当如何看待这一指标?

  沿海地区率先越过“分水岭”,可喜!

  广东省1月2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广东实现GDP6.78万亿元,同比增长7.8%;人均GDP按平均汇率折合10330美元,首次超过1万美元。

  而在同期,福建实现GDP24055.76亿元,按照该省3774万总人口的数量,人均GDP折合10376美元,同样突破人均1万美元的门槛。

  8个省份,已经是中国全部省份的1/4水平。从2008年上海首次突破这一门槛,到今天的8个成员,中国花了7年的时间。可以看到,在进入这一“俱乐部”的8个省区市中,除了内蒙古之外,都属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

  在统计学领域中,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一般来说,标志着经济社会的整体发展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2013年,世界上共有65个国家和地区达到人均GDP1万美元的水平,大多属于发达国家和地区。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人均GDP,都只是一个经济指标,无法涵括和解释所有的经济现象。中国现在经济纵向是世界第二,但论人均,只能排到世界80多名之后。因此,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只是一些地区发展比较靠前。

  “同时,由于国内的省份之间没有海关、地区间的人口流动性大,因此在地区生产总值的计算上,本身就可能出现重复计算的现象,所以区域性的GDP计算并不一定完全科学,要正确对待和认识。”范剑平说。

  让发展成果惠及广大人民,可为!

  事实上,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人均GDP跨过1万美元大关,本就意味着经济的优化和社会的平衡。比如韩国、日本,在达到这一标准时,国家的产业升级、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领域都随之达到了较高水平。

  拿这一标准来衡量,中国的“1万美元俱乐部”确实还存在差距。比如广东,在整体的高发展水平之下,是内部发展的不均衡。早在2010年,珠三角地区的人均GDP就超过了1万美元,但到2014年,粤东西北等地区的人均GDP仍未达到全国平均水平,远远落后于1万美元的水平。同时,让民众感到“被平均”的是,人均GDP上去了,但是居民的收入却似乎未达到与之相匹配的标准。比如,天津的人均GDP要高于北京,但是天津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却低于北京。

  数据显示,在发达国家,居民收入一般占人均GDP的比重为55%,但中国很多地方都不足40%。在广东,2014年,居民收入占人均GDP的比例是40%,而在福建,这一比例更是只有37%。专家指出,这和我国目前的经济增长主要由投资驱动有关,没有真正转型为消费驱动、创新驱动,因此并未完全惠及百姓。

  范剑平表示,这种矛盾的现象,本身就说明人均GDP不是一个可以解释所有经济现象的指标,也不一定和社会福利、收入分配平衡有关,发达地区的高人均GDP,不能掩盖中国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现实。而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产业结构转型、社会公平等事业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说到底,检验一个地方的工作,老百姓最有发言权。他们感受最迫切的是什么?一是收入,二是环境。所以我们现在真正要做的,是使经济的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培育能耗更少、科技水平更高的产业,同时在收入分配和环保等民生实事上努力。”范剑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