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Z-10 (WZ, 武直 = Wuzhuang Zhishengji, 武装直升机, literally “Armed Helicopter”) is an attack helicopter developed by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t is designed primarily for anti-tank missions but is believed to have a secondary air-to-air capability as well. It is being built by Changhe Aircraft Industries Corporation (CAIC).

解放军陆航研究所张德和大校1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中国新型武装直升机的性能已经直逼美国最先进的“阿帕奇”,这种专用武装直升机将极大提升解放军在岛屿等特殊环境中的作战能力。

  11日上午10时10分,一架黑色涂装、有着流线型轮廓的直-10武装直升机飞抵珠海三灶机场上空,进行20分钟的飞行表演预演,完成包括倒飞、莱维斯曼在内的多套惊险刺激的飞行特技动作。结束飞行预演后,直-10并未降落,而是直接飞回原先的驻地机场。现场一名直升机飞行员说,当天的风很大,直-10在这样的情况仍然游刃有余,表明它的飞行操纵性能优异。下午4时20分,另一种国产武装直升机直-19也升空进行了20分钟的表演预演。

  国产武装直升机之所以成为本届珠海航展的明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填补了解放军战力的一个空缺。张德和介绍说,解放军陆航成立后,提高低空作战能力一直是重要的研究课题。但此前解放军装备的米-17、直-9、“黑鹰”等主力直升机都属于通用直升机,尽管其中有些改进型号也加装了武器系统,但毕竟不是针对武装直升机的特定作战使命而专门设计的,在战场生存力、武器装备和信息化等关键指标上存在显著差距。美国“战略之页”网站描述说,解放军的直-9武装型只能携带4-8枚反坦克导弹,基本没有装甲防护;而“阿帕奇”可携带多达16枚重型“地狱火”反坦克导弹,先进的侦察和制导系统让它能在8公里外发动攻击,整个机身几乎都被厚重的装甲包裹起来。这种巨大差异的背后,也折射出专用武装直升机的性能优势。

  也正因为如此,西方一直密切关注中国武装直升机的发展。英国《简氏防务周刊》、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等国外军事媒体长期热衷于报道直-10的发展和装备动向。《简氏防务周刊》认为,直-10机身左右短翼下各有两个武器挂架,共可携带8枚“红箭-10”重型反坦克导弹,该导弹在射程、威力等方面和美制“地狱火”导弹不相上下。除了反坦克导弹外,直-10还可携带世界第一种专门为直升机空战设计的“天燕-90”格斗导弹。《汉和防务评论》则认为直-10吨位比“阿帕奇”小很多,因此更可能是借鉴了吨位相当的欧洲直升机公司“虎”式或意大利A-129“猫鼬”武装直升机的技术。俄罗斯《坦克装甲车辆》则说,直-19武装直升机是以现役直-9武装型为基础研制的,它延用直-9的武器、动力、传动系统和电子设备,但前机身变化较大,外形与日本OH-1武装侦察直升机颇为相似。西方还用各种手段阻挠中国武装直升机项目的发展,直-10原准备采用加拿大普惠公司的PT6C-67C发动机,但因为美国的阻挠,该计划最终放弃。不过张德和认为,西方阻挠并未挡住中国的前进,反而逼出了直-10这种纯正中国血统的武装直升机。

张德和认为,从战场生存力、武器装备、飞行性能、信息化等各项主要指标来看,直-10性能已经直逼“阿帕奇”,超过欧洲的“虎”式,直-19也远超日本的OH-1,这足以证明某些“中国武装直升机抄袭其他国家产品”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武直十总设计师称中国武装直升机不走西方老路

  宋勇鑫

  新浪航空讯:我国武直十和武直19两款最新武装直升机的总设计师吴希明今日接受了新浪航空和其他媒体采访。

  吴希明称中航工业研制生产的武直十不同于任何国外现役的武装直升机,中国武装直升机研制不会跟随在西方后面,将通过创新技术跨越发展。吴总同时表示,中国军方对武直十和武直19两款直升机的性能非常满意,这次能够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公开展示,表明了我们的自信。

  武直十和武直19是我国最新公开的两款专用武装直升机。吴总谈起国外武装直升机发展时谈到,航空工业发展的先发优势非常明显,发展轨迹类似于抛物线,到达一定程度就能实现突破性进展,后发国家想要追赶将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国家在研制武装直升机时不会走西方的技术路线,而是融入我们自己的特点。

  关于武直十和武直19发动机的问题,吴总说武直十采用了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中航工业能够为我国武装直升机发展提供合格的发动机。他同时表明,我国的武直十完全不逊色于国外的武装直升机,各款都有自己的特点。对于这几日武直十的精彩表现,吴总高兴的说“我自己都感到惊讶!”